学术之外的季羡林:写日记吐槽 是真实的性情中
数码
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,欧美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,超碰caoporen97人人
admin
2020-01-18 18:56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18日电(记者 上官云)前些年,一本《清华园日记》带火了著名语言学家季羡林。讨厌考试、给同学起外号……许多读者好像突然发现,印象中那个高冷的语言学家,也颇有“烟火气”。

  2009年7月,季羡林去世。十年后,也就是在2019年年底,他的学生梁志刚、胡光利合著的《季羡林全传》出版了。时隔多年回忆起老师,梁志刚仍然觉得那是自己的“精神家园”,“老师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学者,但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性情中人。”

2007年7月26日,梁志刚看望季羡林。受访者供图
2007年7月26日,梁志刚看望季羡林。受访者供图

  学术之外,季羡林如何评价自己?

  对季羡林,不少人想到他时,脑海中可能会冒出诸如“国宝级学者”或“国学大师”之类的头衔。但他在生活中很低调,生前亦曾撰文三辞桂冠:国学大师、学界泰斗、国宝。

  在语言学领域等诸多领域,季羡林都是一位十分知名的学者,他不仅著有《东方文学史》、《大唐西域记校注》等一系列专著,据称还精通多种语言,翻译了大量作品,生前也是世界上极少数懂吐火罗文的学者之一。

  “老师做学问十分认真,经常泡在图书馆,第一个进去,最后一个出来。有时候他到了,图书馆还没开门,就在门外等。”梁志刚说。

  前些年,梁志刚曾得到过老师季羡林的许可,为他编书。梁志刚认为,在1997年,季羡林还出版了两本专著,也能称作是他学术上的高峰,之后便是一些比较零碎的文章或作品了。

季羡林。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供图
季羡林。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供图

  “到最后,季老住进医院,那时最后一本文集可能就是《病榻杂记》,到了那么大年纪,身体不太好,查不了什么资料,只能写点小文章,这对他也是小菜一碟。”梁志刚说。

  “他一向是对自己评价比较客观,而且偏低。”梁志刚说,季羡林生前讲过一件趣事,“季老90岁时应家乡邀请回去过生日,结果没想到去了那么多人、场面挺大,他就会自嘲。这是他非常真实的一面。”

  “心细如发”的严师

  虽然是受人敬仰的学者,但季羡林家庭生活却不是那么尽如人意。

  梁志刚说,季羡林从小离开家,跟着叔父读书,婶母对他比较严格,有时候季羡林要去上学了,要两个铜子买早点都胆怯,渐渐地性格也变得有些谨小慎微、如履薄冰。

  “一个人的成长环境性格影响很大,季老是个心细如发的人。”梁志刚的爱人曾去看望季羡林,随口说了一句“您给我的这个石榴好吃”,自此以后,每逢家乡送来石榴,季羡林总要叮嘱保姆留几个,让梁志刚带回去。